史浩任宰相,与其他宰相颇有不同,人家任人唯亲,他却任人唯贤,甚至任人唯“仇”。当然,并不是因为他故意选择那些与他有“仇”的人推荐给皇帝以显摆自己的豁达和公正,而是他推荐给皇帝重用和提拔的人,恰恰与他有仇隙、怨恨、过节。

史浩,字直翁,号真隐,明州鄞县(今浙江宁波鄞州区)人,宋高宗绍兴十四年(1144),史浩考上进士,任绍兴余姚县尉,从此步入宦海,不久升太学正,国子博士,成为南宋一名学官。史浩因上章建议立太子,受到宋高宗赏识,后任建王府教授,成了建王赵昚的老师。赵昚继位,是为宋孝宗。之后,史浩历任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参知政事、尚书右仆射,成为了宰相。

宰相乃朝廷重臣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其职责在于辅佐天子、统领群僚,权力如日中天,尤其是手握进退百官的建议权、用人权,人才或者歪才在他手里均可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,高升抑或贬谪,平步青云抑或原地踏步,全看他的好恶和态度,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看他的胸怀气度和用人品格。

史浩无论任相前还是任相后,对推荐人才一贯地充满热情,不遗余力。说句题外话,他还是第一个建议为岳飞平反的大臣,宋孝宗上台不久,史浩即上书要求为岳飞平反,使岳飞冤案得到昭雪、后代得到照顾。与此同时,他向宋宗举荐了许多主战人士,如后来发动“隆兴北伐”的著名儒将张浚,因痛骂秦桧而闻名天下的忠直之士胡铨,数十年如一日以诗歌鼓动北伐的诗人陆游等。

任相期间,他又向宋孝宗推荐了一大批儒生和能臣,如,淳熙五年(1178),史浩推荐朱熹出任知南康军;淳熙八年(1181 ),史浩一次就向宋孝宗推荐了杨简、陈谦、叶适、袁燮、薛叔似、赵善誉等十六人,后来又陆续推荐了周葵、陆九渊、王十朋、吕祖谦、张栻等人,将他们当作朝廷栋梁举荐,一一安排到十分重要的岗位。这批人,后来或成为了旷世大儒,或成为了著名诗人,或成为了能臣干吏,光耀当时,名垂后世。

史浩荐人就是这样,不论对象、不论出身、不论门第、不论好恶,只论有才无才,有才的人,即便与自己有过节、怨隙的仇人也极力荐举,可谓“荐举不避仇”。关于这一点,《宋史•史浩传》中例举了两个代表,一是陈之茂。陈之茂曾在人前人后诋毁史浩,捕风捉影,歪曲事实,连宋孝宗都曾风闻,但有一次,史浩却上书推荐陈之茂“进职与郡”,即推荐他到地方出任封疆大吏。宋孝宗与史浩君臣相亲,自然以实相告,说:“陈之茂曾经诋毁过你,你推荐他,岂不是以德报怨?”史浩回答说:“臣不知有怨,只知有才,若以陈之茂的诋毁为怨而用德报之,乃是有心为之,做作罢了。”照荐不误。

另一个是莫济。莫济上书弹劾王十朋,因史浩是王十朋的推荐人而“诋浩尤甚”,如同“死敌”。然而,史浩后来却推荐莫济掌内制,即一个参与皇帝机密、给皇帝起草诏令的要职。宋孝宗非常奇怪,问史浩:“莫济难道不是非议过你的人吗,为何还荐此要职?”史浩付之轻松开朗的一笑,坦然回答说:“臣不敢以私害公。”于是,莫济升任中书舍人兼直学士院,成了皇帝身边的重臣。

作为宰相,权倾天下,推荐和使用人才,易如反掌,而挟私报复,压制人才,也易如反掌,甚至可以不着痕迹。而史浩只存为国举才之念,不知有怨,惟喜荐才,为政数十年,推荐的人才不可计数,名动当时、泽被后世者多达四十余人,可谓任人唯贤,唯才是举,奖引后进,不遗余力。史浩去世后,他推荐过的名臣叶适,便在其《祭史太师文》一文中感叹道:“我不知公,公亦荐我。” 由衷表达了他对史浩用人之公的敬佩和感激之情。

首页时政